嘶吼声,听起来非常像狗吠声,简直就是狗吠声。

屋内,就像热油锅中的爆米花,蹦起来又掉下去。它们吱吱喳喳地尖叫,感觉起来似乎有一大群,虽然每次出现在窗口的都是同样的六只猴子。
水槽边的窗口又被上两只泼猴,它们攀在窗框上,眼里露出炼狱的火光,充满仇恨地对我们尖叫。
水槽边上,其中一只猴子抓着窗榻转过身。它发出像嘲笑般的尖锐叫声用屁股对着我们,把它那赤裸裸、光秃秃、奇丑无比的屁股贴压在玻璃窗上。
水道的尽头堆满了浮木、纠结成团的杂草和淤泥。我心想那只猫这个时候大概会对我投以一个冷笑,诡异地露出白得发亮的牙齿。
水沟的出口是一个十尺宽的水泥排水管,水管被军事基地的铁丝网围墙分隔成两段,下一段延伸到军事基地的地底下。
顺着两侧的山丘往下走,干涸的水道变得愈来愈宽,当中的岩床也比我先前走过的还要宽。两旁长着高大的芒草和一些灌木,由于受到大量的雨水冲刷,生长得比别处更茂盛。可是随着路面变宽;两侧的植物现在连一丝月光都遮不住。我觉得自己完全暴露在外面,情况十分危险。而且这条路和先前走过的路不同,宽敞的下坡路就像市区的道路一样笔直,没有了迂回蜿蜒的转弯可作为掩护,跟在我后面的人便可以一目了然地看清我的行踪。
瞬间过后,当我再度睁开眼睛时,两只跟安琪拉描述的一样大小的猴子正在窗口吱吱地尖叫。它们一方面留心破玻璃,一方面注意我们的动静,小心翼翼地翻入厨房,跳到流理台上。狂风随着灌进来,挑起它们被雨水弄乱的毛发。
说来跟遗传也扯得上关系,因为他拥有一项无法靠学习得来的天分。
说来它真是一只奇怪的狗,但它是我的狗,也是我最值得信赖的朋友,我很爱护它。
说时迟那时快,丝丝的烟雾如触角般向上蔓延,紧接着一股刺鼻的浓烟来势汹汹地涌上台阶,我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感觉得到,我觉得自己就像被巨大海葵吞噬的潜水夫一样无助。我不断咳嗽,在呛鼻的烟雾中挣扎着呼吸,我当下决定往回头的方向走,改从二楼的窗户脱逃,不过绝对不要经由安演拉主卧室的浴室。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尖锐的叫声响起,我吓得连忙转身举枪面对黑漆漆的身后,以为有怪珠儒、地精、小妖精和恶魔联合起来对付我。
说完她非但没有回到座位上,反而直接走到洗碗槽旁边。水槽上的每一寸窗玻璃都被窗帘密不通风地遮盖着,但是她还是谨慎地再将窗帘拉整一番,确保没有人能从窗外偷窥。
说这气不气人?“
私底下,我其实很庆幸我们仅能观察法兰克。寇克的“干活”,我猜巴比也一定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假装一副很失望的模样。
嘶吼声,听起来非常像狗吠声,简直就是狗吠声。
嘶声,也不试着把麻醉针拔掉。它手里吃剩的第二个橘子掉落在桌上,它使劲把嘴里的那一块吞下去,然后全身蜷起来,叹口气,就失去知觉了。他们带着猴子离开,罗德也跟着他们一起离去。从那次之后,我没有再看过那只猴子。罗德一直到隔日凌晨三点才回到家,圣诞夜都已经过了。我们一直到圣诞节那天好晚才交换礼物,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被打入地狱,所有的一切在一夕之间都变得面目全非。我们没有出路可走,我心里很清楚。“
死城的外围散落着几栋营房和其他的建筑物,一个曾经盛极一时的军需处、一间理发厅、一间干洗店、一间花店、一家银行,这些商店的招牌早已斑驳剥落差满了厚厚一层的尘埃。一间托儿所,基地里高中年龄的年轻具小子必须到月光湾就读高中,不过基地内本身设有幼稚园和小学。基地的图书馆里,布满蜘蛛网的书架早已搜刮一空,只剩下一本被人遗忘的《麦田捕手》。基地内还有牙医和医疗诊所,一家电影院,看板上什么字也没有,只剩下一个谜样的字眼“谁”。一间保龄球馆,一座奥运标准的游泳池,如今池底干涸龟裂,俯拾皆是残破的瓷砖碎片。一间室内健身房。成排的马厩里已不再豢养马匹,半掩的马房随着风势开开阀围发出刺耳的嘎嘎声。垒球场杂草丛生,躺在打击区已逾~年的山狮腐尸如今早已变成一把骨头。
死寂,如同伤口涌出的鲜血,从楼下涌到楼上。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响声,不过那只是屋外的风声,晚风在屋檐下吹起的挽歌。
死亡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因为她走得很快。据说是由于脑动脉血管壁的缺陷造成,无疑是先天性的,只是一直没有被发现;肿胀到最后终于在某日午后突然破裂。没有几个小时之后她就死了。
四个字,思考这和母亲的工作有何关连c 虽然我猜不出这四个字的重要性,但是我始终觉得月光湾并非如史帝文生所宣称的处在驶向地狱的云霄飞车上。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未知的世界,一个没有人能全然想像的神秘终站,新的世界或许美轮美克,或许比地狱的各种磨难更加严酷。
四只高声尖叫的猴子分别栖息在沙发的扶手和靠背上。当灯光转亮的时候,它们全部都转头面向着我,发出一致的嘶声。
四周静悄悄的,我一个脚步声也听不到。除了环境中寻常的小杂音之外没有半点摩擦、碰撞,或木头嘎嘎作响的声音。我甚至抬头朝天花板的橡木张望,心想他们会不会像蜘蛛一样,用细丝把自己往上拉,然后把身体编成一团躲藏在屋顶的阴影里。
松鼠,松鼠交尾,松鼠就在这个地方交尾。松鼠,就是这里,这里有松鼠的味道,就是这里。雪主人,这里,快来闻闻这里,快来闻,快快快,快来闻松鼠交尾的味道。
塑像原料当中混含的云母碎片,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